金雀花

金雀花
春天,到新西兰去,金雀花灿灿烂烂地开得满天满地。簇簇蓬蓬艳丽已极的黄花,兴高采烈地聚拢于树梢,那种瑰丽呵,让人心旌动荡。金雀花不爱“孤芳自赏”,它喜欢“群居生涯”。每每出现时,总是一株连一株、旖旖旎旎地沿着一望无尽的马路或是迤迤逦逦地挨着高低起伏的丘陵高山绵延而去。那种比太阳还要热烈的黄色,近乎野性地燃烧着,在空旷无人的山路里,尽情任性而又快活无边地烧出了一种无声的热闹。一路行去,一路惊艳。啊,是这金雀花,让那幽深寂寞的山谷森林在寒冬过后重新宽心舒怀地活过来;也是这金雀花,使新西兰春意澎湃的景致成为旅人记忆里的永恒。下榻于占地八百亩的大牧场,山前山后,又是一片连一片璀璨的黄色,那蓬勃跃动的生命力呵,像是一丛一丛永不熄灭的火,把春季点得很亮很亮。 (尤今)2020-02-23 10:02:31:0尤今金雀花1785文化文化http://www.sxdaily.com.cn/2020-02/23/content_8451587.htmlnull广州日报春天,到新西兰去,金雀花灿灿烂烂地开得满天满地。簇簇蓬蓬艳丽已极的黄花,兴高采烈地聚拢于树梢,那种瑰丽呵,让人心旌动荡。1/enpproperty–>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